|点击进入免费av
|视频-每日更新...

失忆后的母亲
2018-10-08 18:09:12   来源:avsp18.vip   评论:0 点击:

我是一个性幻想者,这一点从出生到现在一直没变过。我还记得小的时候就喜欢发疯般的想象着如何和女人接近,那是让我现在都非常感到吃惊的事
我是一个性幻想者,这一点从出生到现在一直没变过。我还记得小的时候就喜欢发疯般的想象着如何和女人接近,那是让我现在都非常感到吃惊的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伴随疯狂的性幻想而来的就是疯狂的性欲。我还是十岁时,不知道怎么的就把母亲当成我的幻想对象,想象着与她作爱。经常在她睡觉时去淫亵的注视她的娇驱和媚态,疯子一样的去偷看她的乳房。 
   
  但我知道这是很危险而卑劣的行为,母亲也觉察到了我的不轨,于是有几次终于喝道:“不许胡闹!”或者是略带示意的责怪。我当然了解母亲是不想我学坏,她自己也不愿意做这种乱伦的勾当。但父亲的早丧以及常年的母子独处却让我无法摆脱这种欲念,况且母亲自己也欲火难熬——毕竟她也只有42岁——我已经19岁了。我和她其实都很想要。 
   
  但事情却不是你们想象中的两相情愿,一个戏剧性的发展让我从此完全占有了母亲…… 
   
  母亲的体态是无可挑剔的,中等身材,42岁的年纪正是风韵无边的时候,身体丰腴而不臃肿,颜色未衰而显得娇媚——不象少女那么单薄且不解风情,20岁的少女是尚未成熟的女人,很无趣的。 
   
  我19岁暑假的一天中午,母亲正在房间里练体操(淫色淫色wo688.com),穿着短裙、背心,雪白的美体就像磁铁一样吸引了我的目光。母亲一跳一跳的,把那美丽性感的成熟妇人的韵味一点点的传给我:随着身体摆动的圆润肥臀高高翘起、一对大乳房上下翻飞、微突的小腹以及下面的密处也随音乐“前进后退”动个不停。 
   
  我把这无比绚丽的美景不错眼的都印在脑里,同时也觉得母亲是在无意识中把她深藏的欲望表示出来了。我想到这里,心理一阵兴奋,下面的尘根儿自己就硬了起来。 
   
  母亲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邪念,她边跳边对我笑着说:“好了,我快跳完了。你帮我放一下洗澡水吧?” 
   
  我照做了,也没有去偷看她洗澡。等妈妈穿好衣服后,看着她去床上休息。 
   
  “哎哟,好累啊!”妈妈伸展着媚体娇声道,“我要睡会,你也去休息吧?” 
   
  说完就躺在床上了。 
   
  我没有马上离开,死死的盯着妈妈看。只见她丰软的香体像煮熟的面条一样倒在床上,浑若无骨的不时扭动着大腿和肥臀,水蛇似的摇摆下嫩蛮腰。我尽量抑制住自己的念头,回房去了。 
   
  但你们知道,这时的我是睡不着的。我片刻不停的想着妈妈的淫态,下面那话儿已经冲得老高,把裤子顶得像帐篷。我失去理智的又回到妈妈的床边,只见妈妈早已经睡熟了。她侧身躺着,刚好把硕大的屁股和肥腿正对着我,妈妈的脸还可以看见,运动之后面泛桃红更加的诱人,一手放在挺起的乳房上,伴着呼吸一起一伏。母亲只穿了一件极薄的连衣裙,估计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的,因为我从那几乎透明的衣服上没有看见什么痕迹。 
   
  我脱光了全身站在床边,一手抓着话儿一手去摸母亲,快要碰到她屁股时吓得又缩了回来,生怕被妈妈知道。我明白这一回要是做了就不能回头了,但我更觉得妈妈和我其实都应该心知肚明。我望着熟睡中娇媚的女体,再也忍不住冲天的性欲,又轻又快的跳上妈妈的床,一把抱住了妈妈,不顾一切的去亲她红润的小嘴,把她的嫩唇含在嘴里用力的吮吸着,两手去抓她的大乳,发疯般地捏着把玩。而我的鸡吧也一下子抵在妈妈的大腿上,笨撮的一阵乱顶。 
   
  妈妈在我疯狂的揉搓下一下子惊醒了,大喊:“你……你干()什么!” 
   
  我原本想住手,但我也知道这一住手就意味着完蛋了,说不定一插到底还可以有意想不到的结果,于是完全不管妈妈的喊声。 
   
  “快住手呀!”妈妈拼命扭动着醉人的丰肉狂骂,“小畜生,你要死啊!不是人呀!” 
   
  我一边用力压住她一边说道:“妈妈,我太爱你了,我要你!” 
   
  “快住手!畜生啊,你是!”妈妈拼命反抗,不住的乱打,头发散乱的哭骂着,“我白养你这个畜生了呀!天哪!救命啊!” 
   
  我一边抓住妈妈的手,一边撩开她的衣服,果然她里面除了一条小裤兜其他什么都没穿。我马上去脱她的裤子,但是她用力的挣扎让我无法脱掉,于是我就略放了一只手,双手去脱。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时妈妈突然用尽全身力气抓住我的头狠狠一甩,把我整个人都推开了,然后歇斯底里的对着床边的墙上死命撞去! 
   
  我一时间脑袋都瞢了,完全不知是什么回事,等我回过头来时,发现母亲已经昏在床上,头上和墙上满是鲜血,床单上被血染红了一大片。我急忙过去抱起母亲大喊:“妈,你怎么了?妈!” 
   
  妈妈没有反应,但是呼吸还有。我知道出大事了,慌忙穿了衣裤,用一条毛巾包扎好妈妈的额头,抱起妈妈就向医院赶。幸好路上车子不多,我和医院一个外科主治医生(张医师)的儿子又是好朋友,经过即时抢救终于让妈妈脱离了危险。 
   
  “张叔叔,我妈妈怎么样了?”我看见张医生从手术室出来,马上就问。 
   
  “唉,怎么弄成这样呢?”张医生边摇头边说,“命是保住了,但你妈妈的撞伤太深了,恐怕会造成永久性的失忆或者是痴呆!唉,看运气了。运气好还只是失忆,不然痴呆就遭了!” 
   
  张医生丢下目瞪口呆的我,又回到了手术室,又过了一个小时才出来。 
   
  “哎哟,累呀!还算我们运气,大脑没有太大的损伤,不会痴呆的,放心吧。” 
   
  一个月后,在医院的料理下,妈妈终于出院了。我那天问一个朋友借了辆车子去接她回家。 
   
  “哎?我这是去哪里呀?你是谁?”妈妈一路上看着我问道。 
   
  我一阵难过,差点哭了,只是轻轻地说:“我们回家呢。” 
   
  你们觉得奇怪吗?是不是应该在“我们回家”的后面再加一句“妈妈”?可我确实没有说“妈妈”。难以想象的复杂心态啊,此时的我在无比痛心的同时居然在潜意识里突然生出一顾恶意的念头:“妈妈失去了记忆,那也就是说她连自己是谁、我是谁都不知道了!”卑劣的思维控制住我的嘴始终没有说“妈妈”二字,我不让妈妈知道我是她儿子,我要借这个机会真正得到她! 
   
  我在怀着难受和兴奋的复杂心情之下,同妈妈回到了家里。 
   
  “这是哪里呀?”妈妈看着昔日(淫色淫www.wo688.COM)的房间好奇的问我,“你是谁呢?” 
   
  “这是你的房间呀,你在浴室里滑倒后,撞破了头。我送你去的医院。你不记得了?”我暗自窃笑着。 
   
  “你是谁呢?”妈妈再次问我。 
   
  我拿起一张以前我和妈妈坐在床边拍的照片,笑着对妈妈说:“认得你自己吗?亲亲?我们是夫妻呀,你全忘了?” 
   
  妈妈接过照片看了看:“是吗?我不记得了。” 
   
  我点上一根烟,大着胆子搂住妈妈的丰腰,拉她坐在床边说:“唉,你这一下子伤得不轻啊!亲爱的,我好想念你啊。” 
   
  妈妈看着我温柔动情的眼色,也逐渐地相信了,毕竟妈妈的伤多少影响了她的思维,她也慢慢把头靠在我怀里,任我去抱她。 
   
  恶毒的淫欲再次涌上我的头脑,我一手抱着妈妈,一手飞快地脱去自己的衣服、裤子。我用手抬起妈妈的下巴,马上就含住了妈妈的樱桃小嘴,拼命的舔吃着妈妈的香唇,又把我的舌头伸进妈妈的口里,叼着妈妈的香舌吞吐起来。 
   
  我把妈妈放倒在床上,两三下脱去妈妈的衣服,把她一身让我垂涎以久的白肉展露在眼前。妈妈用手去推我,仅存的一点羞耻感还是在驱使她拒绝我。 
   
  “别这样啊,不要……”妈妈有点恐慌的看着我,“不要!” 
   
  “我们是夫妻嘛,不用怕呀!”我无耻的笑着说,同时也为第一次看见妈妈那白嫩的肌肤、巨大的乳房、突起的小腹、无比肥硕的屁股以及黑色密林般的下体而呼吸急促起来。我的阴茎迅速勃起,冲血得让我痛得只想马上插进妈妈的肉穴里。 
   
  “我是你老公!不要怕,夫妻做爱很正常的!”我耐心的调教着妈妈,双手抱起妈妈的大腿,游遍了妈妈的乳房、奶头、屁股,又去摸妈妈的小穴。 

相关热词搜索:母亲

上一篇:我与公司阿姨 
下一篇:小嫂子百合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