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免费av
|视频-每日更新...

朋友聚会后 丈夫撞见我和初恋男友赤裸在床
2018-10-10 12:47:18   来源:   评论:0 点击:

我想拒绝,可好像一切都来不及了,酒意翻腾间,我听见大门轻轻阖上的声音…… 凌晨五点,我在头痛欲裂中醒来,看到杨光裸着身子趴在床的另一边。再抬眼看时,风尘仆仆的向德一竟站

2006年2月,我在万科城市花园买了新房,举家乔迁新居。恰好不久后我要过33岁生日,我特意选了一个周末,采购了很多食品,准备在家里办个PARTY。

不巧的是,老公向德一被外派出了差。我只好一个人迎客。

那天来的人很多,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杨光也出现在他们中间。11年过去了,自大学毕业后,我和杨光就再没有见面。时间对他真的非常慷慨,他还是老样子,棉褛,牛仔裤,脸上的英气仍然在,若说他变了,是变得更好了。

我低头看我自己,头发盘在脑后,小腹也微微凸起,我变成了中年女人,当年那个青春的我已不复存在。现在的我,根本就不想再见到他。

女友阿宝把我拉到一边,悄笑着说,陈青,一听到说你要请客,我就把杨光请来了。你看,你是不是得谢谢我?

我在心里把她骂了千遍万遍,可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我说,是啊是啊,谢谢你了。你真是个害人精。

当年我和杨光的恋情,几乎众人皆知,杨光当年对我的好,他们是有目共睹的,可有谁知道,在我们毕业时为了去向问题,我们俩是如何的争吵如何的互伤。爸妈是绝不同意独女的我去杨光的家乡,杨光家也是如此。

我还记得年轻气盛的杨光在我妈妈的连声责问下,激愤地跳起来大叫,见鬼,陈青怎么这么倒霉,有你这样的母亲!他被我打了一耳光,这一耳光,也打散了我们的爱情。

回忆总是短暂的,我尽量避免和杨光的眼神碰面。这餐饭,表面吃得是波澜不惊,可我的心里翻江倒海。

饭后,我在厨房单独收拾,杨光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身边。他的眼光深深地看着我,仿佛承载着万语千言。我不敢看他,低着头。

你还好吗?他问。挺好的。我说。怎么没要个孩子?他问。

今年就准备要了。新房才装好。

那还是要注意身体,年龄摆在那里了。他很是关心的样子。

我不答,赶紧出了厨房,不知为什么,这样的关怀和暧昧,居然让我想流泪。

餐后,我又准备了一些红酒和茶点。一群朋友感怀往事,唏嘘不已。不知不觉,三瓶红酒都见了底。

已是深夜11点,天空下起了小雨,他们纷纷告辞。杨光最后一个出门,他也喝多了,眼睛晶亮,他说,陈青,我再来看你。我低声说,如果你真想让我过得好,就不要来了。再见。

我关上了门,没管那一地的狼藉,我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眼前尽是当年的往事,杨光帮我打开水,我们在小食堂里你一口我一口地喂饭,上课时课桌下紧紧相扣的十指……

门铃忽然响了起来,我趔趄地走到门边,打开了门。是杨光!他撑着门框,对我虚弱地笑。

我问他,你回来干什么?落下什么东西了吗?他缓缓地伸手抱住了我,他在我耳边低低地说,陈青,我落下我的心了。落了11年了,你还给我吧。

我想拒绝,可好像一切都来不及了,酒意翻腾间,我听见大门轻轻阖上的声音……

凌晨五点,我在头痛欲裂中醒来,看到杨光裸着身子趴在床的另一边。再抬眼看时,风尘仆仆的向德一竟站在卧室门口,手里的旅行包掉在地上,他对我怒目而视……

后悔已迟

我不知道杨光是怎么走的。我好像从那以后就一直处于一种痴呆状态,我听不见也看不见,整个人都麻木了。直到向德一在我脸上狠狠扇了两个耳光我才醒过来。

贱人,他骂我,你个贱人,我要跟你离婚。他拉开旅行包,拼命把衣物往里塞。我忽然明白过来,一下子就跪在他的面前,我说对不起老公,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原谅我。我喝醉了。

他不理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在屋里乱转。犹如困兽。

我扑上去抱住了他,我说请你不要走。

我不能没有你。我放声大哭,也许人就是这样的,在面临失去的一刹那,才会发现这样东西有多么重要。

我以往抱怨过向德一,觉得他小富即安不思进取不像个男人;我也曾哀叹过自己的婚姻,觉得自己并不爱他,而是一直爱着杨光,……可面临失去时,我才发现了他的珍贵,我才知道我有这么不舍。

我想起他的好。我和向德一认识两年,结婚七年,不论婚后如何磕磕碰碰,总是有过幸福而快乐的时光。我想起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各自从小职员慢慢混到今天的有头有脸,从一穷二白到今天的有房有车一族,想起俱已衰老的双亲;想起我俩今年计划想要宝宝……悔恨像一阵潮水,从四面八方向我涌来。

我把向德一抱得那么紧,我不放他走,可他还是摔门走了。我的指甲被拉豁了,血流了出来,可我感觉不到疼,我恐惧而无奈地站在房子中央,心都空了。

下午,双方的父母都来了。婆婆撇着嘴,公公阴沉着脸,我爸妈则尴尬万分,满脸通红,仿佛做下这件丑事的是他们自己。向德一抽着烟,烟雾里,他的眼睛还是血红的。

我妈第一次动手打了我,她骂我不知羞耻,白披人皮。批判会开到最后,以我妈向向德一哀求告终。妈妈求他,看在两家老人的份上,不要离婚。向德一没有做声。

我妈走的时候脸通红,还要我爸搀扶着。我知道,我把她的高血压给气发了。他们走了,向德一留了下来,我想他总算是原谅我了。可他一声不吭,抱了床他的被子,睡到书房里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丈夫 男友 朋友

上一篇:我的美女干姐姐车库偷情
下一篇:我在工地强奸女白领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